首页 > 夜雨 > 正文
夜雨丨莫衍琳:舞蹈《龙把子》欣赏
01-24 10:45:49 来源:重庆晚报

舞蹈《龙把子》欣赏

莫衍琳

来到“龙乡”铜梁,耳濡目染,皆是龙的气息。但印象最深的,是观赏了一个获全国群众文艺大奖的乡土舞蹈——《龙把子》。

真是久违了的美的享受!

作为一名幼教和舞友,我得承认:我被这24名铜梁少年郎的精彩表演,深深震撼了!那是一种电流过体、灵魂颤栗的高峰体验,好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

啥叫“龙把子”? 即在舞龙人队伍中担任“台柱子”、“扛把子”角色,引领长龙穿、腾、跃、翻、滚、戏、缠,又竭尽变化之妙的骨干式人物。

这支舞蹈,即表现一群当地后生,在上辈“龙把子”师傅调教下,刻苦学习民间传统技艺,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终于都练成一等一的舞龙高手的故事。

全舞约七分钟,时长、节奏、动作、队形、音响、灯光、气氛、青春度、感染力,都控制得恰到好处,基本上无懈可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人是谁?“龙把子”也。

能荣获国家级大奖“群星奖”,你当之无愧!

不得不服,铜梁文旅部门的策划力与该舞编导组的想象力,尤其是对群众文化的普及力:竟然在有限时间内,将一群原是艺术门外汉的高中生,驯出了舞蹈专业范儿——原来你们,也是不折不扣的“龙把子”啊!

在我眼中,这支不同凡响的舞蹈作品,有多个闪光点。

首先,它不使用任何道具,只凭借演员的肢体语言和队形变换,就将龙的神韵,传达得维妙维肖!以往看惯了各种道具龙身:纸扎龙、竹梆龙、稻草龙、荷花龙、板凳龙、铁水龙······而这次是——人体龙。后生们赤裸上身,刚猛起舞,愣是用青春躯体,将“直躺”、“挂腰”、“搭桥”、“滚旋”等龙舞招牌动作,演绎得令人称绝。

其次,对方言号子、川剧锣鼓、龙纹身等地域文化符号的大胆尝试,“摸到起,摸到起······”“跟到起,跟到起······”“稳到,稳到,稳到······”“你要靠得住呀,我要稳得起呀······”在土得掉渣的棒棒式吆喝和川剧“打玩艺儿”锣钹声中,铜梁味、重庆风扑面而来,好解乡愁。真应了那句名言:愈是世界的,便愈是地方的。

再者,不用女演员,清一色男角。这些遴选自铜梁二中的英俊少年,平均身高一米七八,体型健美,阳刚气十足,颇具军人之姿,闪转腾挪之间,大有“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的远古雄风。这味儿,正是我所素爱的军旅舞、蒙藏舞、陕北腰鼓队、少林武僧阵、奥运团体操的复合体,既粗犷霸气,又侠骨柔肠,将综艺界流行的那些“娘娘腔”、“小鲜肉”、靡靡之音、无骨之舞一扫而光,过瘾!

还有,它丰富了铜梁龙舞的表演范式,将这一民间传统技艺,成功地从广场搬上了舞台,草野龙由此进入高雅的艺术殿堂。这对编导的功夫、演员的能力(包括舞台形象)、团队的配合、观众的鉴赏,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无需讳言,舞台舞肯定是高于坝坝舞的精致场域,对表演容错率更小,明亮灯光下,所有毛病一目了然,而广场上则你懂滴。

至于缺点,音乐可能略显短板。我和我的舞友们都认为,这支舞蹈的背景音乐,虽然也称得上雄浑有力,但缺乏脍炙人口引人入胜的旋律感。倘若能下点本钱,邀请一位优秀作曲家,为它量身定制音乐,整体效果可能更佳,如果旋律感人且有渝西风味,这支优秀舞蹈,完全可能像龙一样不胫而走,云游八方。

在高潮部分,舞蹈的编排显示出了非凡的功力:前排舞者以肢体构成龙身,后排舞者则组合为三组车轮般的巨浪,以人为辐,此伏彼起,巨浪翻滚,龙行其间,那酷美的画面好有史诗感! 而铜梁龙舞民谚号子,此刻也适时加入,男声齐鸣,尤壮军威!

“龙把子,龙把子,龙把子,龙把子!正月正,耍群龙;二月二,抬头龙;三月三,风筝龙;四月四,祭白龙;五月五,过江龙;六月六,舞水龙;七月七,稻草龙;八月八,摆尾龙;九月九,结霜龙;十月间,显圣龙;冬月间,敬王龙;腊月腊,耍火龙。一年四季都舞龙,盛世欢腾五谷丰! ”

天幕上电闪雷鸣,鼓乐声节奏铿锵,少年郎血脉贲张,观众们如痴如醉······现场气氛热烈火爆,达到了最佳状态,评委们不约而同,都给出了最高分!

这支代表着重庆群文最高水平的舞蹈,既有现代农村的青春阳光,又有远古祭祀的神秘力量;既有阳春白雪的深厚内涵,又有下里巴人的粗犷豪放;既有西南山区的独特魅力,又有泱泱华夏的盛世荣光。

所以这里,我要热烈祝贺《龙把子》的创作者和表演者:你们经受住了国家文旅委三年一届的严格海选,经受住了台下众目睽睽的内行审视和评委鸡蛋里找骨头式的专家挑剔,一路过关斩将,终将全国群文王冠摘取回来,光耀乡梓,是多么多么的不容易!

从这个意义上说,你们都是“龙把子”了。希望你们中间有条件的少年,如果暂无其它志向,就好好在家乡发展,做个铜梁龙文化的薪火传人,就像黄廷炎大师那样,承前启后,独标高格,也是不错的人生选择。

因为感动,我把这段舞蹈视频,先后看了十来遍,还把它隆重推荐给我的舞友至交。虽然我们中老年女性跳舞,肯定是“龙把子”看不上的,但并不影响我们这些爱美大妈,成为铜梁少年舞龙高手的新“粉丝”。

铜梁之行,让我从此爱上了铜梁龙!从《龙把子》的阳刚舞蹈中,我看到了巴岳山,看到了玄天湖,看到了巴川镇;看到了郭汝瑰,看到了刘雪庵,看到了邱少云······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云舒云卷,见龙在田。

(作者系重庆散文学会秘书长)

版面欣赏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上游

举报
  • 精选
  • 重庆
  • 调查
  • 财富
  • 评论
点击进入频道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

举报内容
低俗色情 广告 标题党 内容重复 有错别字 排版错误 侵权
获取验证码
请先完成短信验证
取消
确定